越乃寒梅

普天下所有的水,都在你的眼波里荡漾.

【太中】无赖作者和消失的稿子(2)

=太宰治x中原中也

=傻白甜 

=私设ooc!

=标题改自某畅销杂志的文章

=(1)

=有修改的喔!不介意的话可以从头开始看




+

 

       满室寂静,天地异变结束,众神归位。

       中原中也抱着医药箱上药,顺手给坐一边像是在赌气的太宰治砸了两卷绷带。

       太宰治难得的大怒:“中也你别得寸进尺了,这是我家和我的医药箱,有你这么对待主人的吗?”

       中也睨了他一眼:“怎么,是不是不服我刚刚没卸你四条胳膊腿的?骗编辑没写稿就算了,还把自个儿猫给弄没了,给你两卷绷带算是大发慈悲了。”

       太宰治不说话,中原中也就肆无忌惮的继续发泄:“天呐,你家猫每天被你叫稿子来稿子去的真是要命。说真的太宰治,你要是写稿,写不出稿子千分之一的可爱。真想不通稿子是不是瞎了眼了才跟你回来的,幸好你的责编是我,不然它要饱受每天看你的苦难,看看它的黑眼圈,就是被你这个拖稿混蛋折磨的彻夜难眠。”

       太宰治嗤笑一声:“中也眼力真好啊,稿子可是黑猫。”

       中原中也:“...........”

       “而且你也是跟我这么长时间了,被我帅的视觉疲劳了吧?”

       “...太宰治你别自恋过分了。”

       “我是正常人,不做人兽事。”

       中原中也露出狂怒之前的最后一抹笑容,正准备扔掉医药箱活动手脚的时候,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他刚起身够到手机,太宰治修长的手指就覆到他手背上。中原中也深吸一口气:“你干嘛?”太宰治勾唇一笑:“中也你是被热糊涂了吧?你忘了上个星期我为了拖稿,把手机铃声设成和你一样的了?”说着手指往下不轻不重的一压,霎时间中原中也感觉有电流从手传达到神经,冰冰凉的。

        被他这么一说,中原中也当然想起来这件事。一想到他当时为催稿急得跳脚,编辑部打来电话催他,结果被太宰治一拦说是自己手机响了。这货还煞有介事的滑动手机接起电话,那表情,那神态,好像真的一样——用太宰治的话来说:骗骗中也当然是绰绰有余。等中原中也没催到稿灰溜溜的回去,被主编骂的狗血淋头的时候才惊觉一切都是太宰治拖稿的把戏时,火烧横滨的心都有了。

        话说回来,这个时候手底下响着的手机到底是谁的?他一看是自己的,一把挥开太宰治的手指,抓起手机朝他晃:“哟,你看是森主编的电话哦,是不是后悔没快点交稿给我了?”主编森鸥外可是催稿能手,催起稿来一套一套的让你不得不把明年的稿件一并全交上。

        太宰治愣了一下,转而笑得更开心了:“中也,如果你不帮我拖稿,稿子你别想找回来。”说完他还加了一句,“好心提醒你,森鸥外估计要挂电话了。给你三秒钟决定稿子的生死哦。”

        中原中也马上接通电话开了扬声器:“喂,森主编吗?”

        “太宰治的稿子催到了吗?后天晚上就要截稿了,如果他还没写的话直接用备用文件一号就行了。”

        他朝太宰治望了一眼,太宰治挑挑眉,眨了下眼睛,顺便叫了声:“喵~♡”

        “谁家的猫在叫?还叫的挺好听的啊。”森鸥外的耳力真不是盖的。

        中原中也突然脸红到发色都红了几分:我靠,这怎么瞒?太宰治这个傻逼干嘛学猫叫?“还叫的挺好听的”是什么东西?森主编求你了你能不能选择性遗忘掉刚刚甜腻死人以假乱真的猫叫?他慌乱的看向太宰治,太宰治wink+2。

        “中原呢?在吗?”

        “在的主编,事情是这样的,今天太宰治要完稿的时候发现他的猫不见了,他爱猫如命,没了猫就像没了全世界,剩下的一点愣是写不完跟失恋小姑娘似的——不过我等会把他猫给抓回来他就能安心抱着猫写完稿子了。您放心,后天截稿之前我一定把稿子送来,不必把一号文件大费周折的调出来了。”

         森鸥外思考了一会,答应了:“行,那我等你好消息。”那边还没挂电话,森鸥外的碎碎念还能听见一点:“怎么从来没听说过太宰治这么爱猫的?看来是我老了,没催稿了。”

隐约还有女孩子的脆甜甜的声音:“林太郎总是这样忘东忘西的,可别把我的茶点给忘了喔....”

         中原中也挂了电话,耳根还有淡淡的红晕。

        “太宰治,你成猫精了?你就算像刚才那样叫一万遍也不会有稿子可爱。”

        “中也,刚刚你说的可都是自己的心声吧?什么‘爱猫如命,没了猫就像没了全世界’,可不是你——中原中也当下的真实写照嘛。”

        不等中原中也的脸再度烧起来,太宰治又口齿清晰一字一句的说:“失恋小姑娘,中也。”

        中原中也刚被空调吹干的后背瞬间像是又被一盆水扣了一样,头顶热的冒青烟。

 

 

 

 

+

 

         找稿子小分队正式成立。

         队长:帅到天崩地裂的太宰治

         队员:中原中也

         目的:找稿子找稿子找稿子

 

 

+

 

 

         中原中也破口大骂:“凭什么就你有前缀?找个猫而已,用得着您费心写个策划书吗?有这闲心你还不如多想想下一期专栏该写点什么。”

         太宰治悠闲地交叠着腿躺在沙发上玩手机:“中也想要前缀也可以啊,要不就叫‘矮子猫奴中也吧’?”

         中原中也一个靠枕狠命砸过来:“快给老子起来找猫!!!!后天晚上就截稿了你还躺在这里玩手机!!!!”

         太宰治放下手机侧过身子,竖起修长的手指:“第一,我没交稿损失的是你,所以你现在得好言好语的捧着我;第二,策划书上写的队员是中也的名字,作为队长只负责出点子,中也跑腿找就行了;第三,喜欢我家稿子的人是中也不是吗?所以你就要全心全意的去找它——完毕。”

         中原中也看着太宰治白莹莹的指节,冷笑一声:“好啊,那你倒是脑力劳动啊。”

         “稿子一般都喜欢去——它一般不出门,所以我也不知道它在哪。恕我无能为力啦中也,你慢慢找吧,加油。”太宰治摊手,又翻过身子继续玩起手机来。

         中原中也一股气直冲头骨而去,但太宰治的确没说错。喜欢稿子的就是他自己,要不是因为在太宰治家里多看了它一眼没能忘掉它容颜——他才不会屁颠颠的跑到太宰治家来生气呢。中原中也深吸一口气,慢慢地从茶几上把手机抓起来,慢慢地走到门廊前换鞋,然后慢慢地按下门把手。

          他刚准备离开,就听到太宰治的说话声:“等你的好消息哦,中也。”

          末尾还附赠了一声酥酥麻麻的“喵~”

          中原中也感到一阵恶寒,猛地甩上门跑了。

          妈的,太宰治还叫的真像。

 

 

 

+

 

        电梯一节一节哐当哐当的上来。

        中原中也等的心里好焦虑,怎么办,没找到稿子就弄不到太宰治的稿子,没有太宰治的稿子他就没有办法拿工资还会被森鸥外说办事不力,如果后天晚上他才找到稿子,那干脆就把稿子冒死直接运进森鸥外的办公室,大概那个爱丽丝小姑娘会喜欢——多可爱啊稿子,谁都会喜欢它的。电梯门慢悠悠的开了,中原中也梦游一样的走进去,在封闭的电梯厢里继续胡思乱想。

        ——如果爱丽丝都喜欢稿子的话,那么森鸥外就一定不会拒绝了。那我没拿到稿子的过错就会被一笔勾销,最后谁也记不起来这件事。然后我再去催太宰治的稿子,如果运气好的话可以催到两篇那么我下个月就不需要为了催太宰治的稿子而费心伤神了——真是一气呵成的事。只要我运气好一点就够了。

        中原中也神游般的走出电梯。

         “嘭!!”

        事实证明,走路不积极思想有问题。中原中也毫不设防的就撞到了准备进电梯的人。

         “抱歉是我没看到.....”

         “呜哇对不起对不起!!!!!!先生有没有受伤啊!!!!!!唔——”

         好熟悉的回答,中原中也一抬头,果不其然,是太宰治的小邻居中岛敦。中岛敦这孩子特别善良,和自己一样都有一绺留长的头发。最引他注意的是敦喜欢太宰治家的猫。

         “喔是敦君啊,”中原中也的神智一瞬间达到峰值,“你知不知道你邻居太宰先生家的猫失踪了啊?”太宰先生,真是一个让人恶心的词。中原中也在内心嫌恶着自己拿腔拿调的。

         “失踪了吗!天呀,这可不妙。那只猫平常可不爱出来活动。”

         “那你知道它平常都爱去哪吗?我有点想见见它。”

         “呃——您要问的话.........它平常喜欢在楼梯间窜来窜去的..........”中岛敦有点犹疑不定。

         “楼梯间吗.........”

         “.....嗯没错!上一次停电的时候我我我下来扔垃圾的时候撞见它在楼梯间里玩!绝对没看错就是太宰先生家的猫!”中岛敦猛点头,眼睛睁得又圆又大。

          中原中也盯着他紫金色的眼瞳看了几秒,叹了口气:“那好吧,谢谢你啦敦君,再见。”就拔腿向楼梯间走去。

          中岛敦愣愣的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有点吃惊。

          中原先生今天的语气怎么这么温柔?

 

 

+

         太宰治家住在19层,中原中也就顺着楼梯间上上下下了四趟。等他快要虚脱,硬撑着扶墙走到太宰治家门口、顺着墙滑着坐下来的时候,门开了,太宰治拎着垃圾袋出来。

         见到水人一样的中原中也,太宰治惊讶的问他:“中也你去哪啦?没看路被洒水车淋了一身水吗?还是被扣了一盆水在头上啊?”中原中也气还没调匀,恶狠狠的看他。他实在是太累了,张嘴的力气都没有。全是一心想找到稿子,结果四趟下来一口水都没喝。

         太宰治也没继续嘲讽了,进屋去拿了一瓶凉水来给他。中原中也不想接受——主要是没力气伸手去拿。太宰治见他这幅样子闭口不语,单膝跪下来,捏住中原中也水淋淋的下巴硬是给他灌下去了。等中原中也恢复了点力气,用手背一抹下巴上的水珠,撩起衣摆旁若无人的开始擦脸上的汗。太宰治蹲在他旁边看他在自己面前做出这么出格的事,饶有兴趣的盯着中原中也腰腹部紧绷漂亮的线条鼓动着。他裤子的松紧带向下拉了点,人鱼线若隐若现。太宰治知道,中原中也是那种不把自己搞干净就绝对不会进家门的人。但他看着那块露在空气中的瓷一样的皮肤,感到有点晕眩,话脱口而出:“中也可真好看呀。”

         中原中也停下手里擦汗的动作,疑惑的顺着太宰治的视线看过去,恼羞成怒的把手里的衣料胡乱抹平整好,捏住太宰治的下巴:“你怎么这么流氓?不知道不该看的东西别看吗?”太宰治感受着中原中也有些粗糙的指肚在他下巴上用力,会心一笑:“有什么不该看的?中也该不是被我一夸就害羞起来了吧?”

         中原中也刚想赏他一拳,太宰治便推开他的手站起来,拂拂身上的灰:“中也是没找到稿子了?时候也不早了,你在我家门口赖着不走也不是个事,要不进去留宿?”中原中也看他一脸暧昧的笑就气,跳起来叫:“谁他妈要在你家留宿!哪凉快哪带着去吧混蛋!”

太宰治不理他,把门一带就进去了。中原中也噔噔噔就下电梯,坐了地铁回去。

         一天没摸着稿子,手好痒。真他妈的累。中原中也心更累。一回去随便洗了洗就睡了。

 

 

 

+

 

         离截稿期还有一天半。

         中原中也很意外的睡过了头。幸好他昨天撑着眼皮给森鸥外发了条请假的短信,现在才能心安理得的坐在床上想事情。

         找稿子找稿子找稿子找稿子...........

         中原中也快被这三个字弄魔怔了,把衣服往身上一套就出门去了。大热天的他在路上闲逛,竟是不由自主的走到了太宰治家楼下。

         真烦人。中原中也咬牙切齿的想着。按了19楼的电梯缓缓上升着。

         走出电梯,14步就能走到太宰治家门口。中原中也在这14步里思考着该如何把太宰治的稿子骗到手,刚走到门口准备按门铃,突然听见房间里窸窸窣窣的笑声。中原中也提脚准备走,又听见太宰治不轻不响的软糯的一声猫叫。他觉得自己的骨头都被这声猫叫给叫酥了,心跳如鼓。他恶狠狠的骂自己:中原中也,你他妈怎么这么没出息?一撩就软。脸上的潮红还没全数褪去,又惊愕的听见猫叫之后太宰治的话音。

         “中也,别乱叫啦。”

         中原中也大脑一片空白。缓了很久都没意识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横滨民众千千万,和他重名、还和太宰治这个无赖认识已久的人竟然就和他隔一个门。我靠。“别乱叫”?叫你个头。我一辈子都不会在太宰治这个混蛋面前发出这种声音。太难看了。中原中也越想越上头,昨晚余怒未消加上今天意料之外的震怒,他敲门敲得震天响,也不管什么礼仪不礼仪的了——因为对于现在的太宰治不需要他以礼相待。

          太宰治对于中原中也的不请自来显然十分惊讶:“中也,你怎么来了?”中原中也也不回他,脱了鞋就进屋查看,什么人都没有。

          他踱到太宰治面前,抬头问他:“太宰治,你家小妖精呢,嗯?”

          太宰治没来得及说话,就听见屋内一声甜甜的回应:“喵~”

          像是在提醒中原中也的一枚糖衣炸弹:我在这儿呢。

          中原中也气到极致反而扑哧一笑,悠然的循声而去。是太宰治的房间,柜子里。真是小妖精,难为他躲在这么个小柜子里头。中原中也深吸一口气,拉开柜门。

          一个矫健的身影离弦之箭一样飞出来,中原中也吓得躺在地上,头差点磕着床脚。身上的小妖精用温热的舌头正轻轻舔他的手。中原中也惊吓之余抬眼一看,悲喜交加。真是什么样的人养什么样的宠物,扑到他的姿势都是相同的。

          等太宰治慢吞吞的挪到房门口,孟买猫已经心满意足的趴在中原中也的怀里,任由他的手指顺着它的后背,另一只手挠着它的下巴。

          中原中也把猫慢慢放到地毯上,抬起眼皮,青蓝的眼睛里有喷泄而出的刀光剑影。

          “你该怎么用生命最后的十分钟忏悔你的罪行呢,太宰治先生?”



fin



来一个天使式的拥抱和评论吧!!!!!!!!

给红心蓝手的天使都是心尖尖上的宝贝!亲亲!



评论 ( 21 )
热度 ( 59 )

© 越乃寒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