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乃寒梅

普天下所有的水,都在你的眼波里荡漾.

波涛暗涌

 王也做了一个梦。


 他爸答应转给他一千万之后,吩咐管家拿点东西说一并给他。等了好一会,王也打起了哈欠,管家才手忙脚乱的跑进来,往他怀里塞了一个东西就跑了,多余的话一句都没说。王也被手里东西的分量吓了一跳,仔细一看原来是个襁褓,还是用粉色草莓布料包裹严实的襁褓。质地柔软,仿佛散发着新鲜草莓般的甜香。王也抬眼一瞥,老爸正东张西望装作四处看风景。好吧,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而且还是为了不让他回白云观继续做道士的东西。虽然他也没资格再回去了。他有点笨拙的把襁褓放在臂间,顺着布料折叠的纹路一点点掀开,动作轻柔缓慢的像梦幻。他一边剥一边哼着“如果你愿意一层一层剥开我的心”,结果剥开最后一片蒙在艳后脸上的面纱,一个奶娃娃。头发泛着蓝莹莹的光。王也这下可站不住了,他勉强冲着老爸的方位笑了一下,结果从老爸身后蹦出来诸葛白等诸葛一众兄妹,几个人吃吃乱笑着说王道长这个娃娃就拜托给你啦。老爸有点不好意思,仍摆出一副威严的面孔说哦诸葛家的诸葛青你知道吧,他不知道怎么的就返老还童了,我也知道你们俩交情好,所以就答应他们叫你帮忙带着。王也正想喊一句卧槽谁和诸葛狐狸交情好了我不背这个锅,眼前场景一变,他已然是这个幼龄狐狸的保姆样在喂他吃奶。这个诸葛青变小了还不省事,手一抓到王也的头发就狠狠地揪,好像在报复,眼睛弯弯的一泓新月,闪烁着幻影的绚烂。王也心跳漏了一拍,心想这个诸葛狐狸不管哪个年龄段都很撩人,但我不能就这么屈服了。哪想到小诸葛青突然蹦起来在他脸上响亮的一吻,王也眼前一片眩晕,星星和草莓的斑点闪闪烁烁。


 醒过来的时候王也满身虚汗,不知道是惊喜还是惊吓。他翻身下床,看见诸葛青在隔壁房间睡得正香,不说一字就回去继续睡了。天还是亮的,估摸着六七点的样子,诸葛青也是在这个点要醒的。王也狠狠抓头发,我为什么要对这个忘恩负义的死狐狸这么上心啊?于是他合上眼睛装睡,听见隔壁房的响声分毫不差的越来越大。他听见诸葛青趿着拖鞋走进房,伏在他耳边叫,王也王也王也,快点起床做饭啦。王也不想理他,继续装睡。他又听见诸葛青哼了一声,拉扯着被子一掀让王也暴露在空调的凉风中,然后哼着曲走了。王也被冷的一哆嗦,他算不出自己和诸葛青心里是怎么想的,索性就不算,起来洗漱。等王也拾掇干净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诸葛青咬着半个馍凑到他身边来继续说王也王也王也,你在看什么呀,王也继续不理他,从沙发上弹起来去拿另外半个早餐,回来的时候诸葛青已经占领了那个风水宝地在换台了。王也没说话,叼着馒头坐在沙发另一头看手机。诸葛青换台换的没意思就蹭过来,头抵着他的肩膀盯着他的脸,王也王也王也,你在看什么啊,你理我一下。王也没看他,只感觉到他的头发挨着皮肤,凉丝丝的,是冰糖的感觉。他还可以想象到诸葛青的头发的质地与颜色,就好像是梦里的水光。诸葛青盯了他有两分钟之久,蓦地撑起身子掰过王也的脸,眼睛死死的盯着他,王也,你可别不领情。小心我突袭你。王也不答话,一只手抚上诸葛青线条润清的下颌吻了下去。时间炙热绵长的滚动,他放过诸葛青,眼角弯起来。诸葛狐狸,你刚刚说谁突袭谁啊。 



=================================

第一次写也青 我好慌乱 

算作七夕甜饼(((意念艾特拉我入坑的卷卷!比心!❤

(不过我今天不能给卷回复啦..要睡了 晚安!


评论 ( 7 )
热度 ( 31 )

© 越乃寒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