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乃寒梅

普天下所有的水,都在你的眼波里荡漾.

Scream

我牙给我写中梅了!!!!!!!!!!!!!!!!!!!!!!!!!!!!!!!!!!!!虽然明知道我绝对不会有胆干结尾的那种事但我还是甜的稀里糊涂不知所措飞天而去!!!!!!!!!!!!!!!!!!!!!!!!!!吹我芽!!!!!!!!!!!!!!!

不破楼兰终不还:

中梅 @越乃寒梅 






太阳晒得塑胶跑道像果冻一样软绵绵,脚踩上去都要抖两抖。小姑娘把袖口挽起来,军训的统一服装布料差得吓人,还留着上届学长学姐的汗腥味,动弹的时候就咔嚓咔嚓响。


中原中也带着个帽子在旁边看,小姑娘跑过他的时候瞪来一眼,你看什么看,就知道看我笑话,于是他就一个劲笑,笑得像现在躺在草地上虚脱的人。小姑娘家家的跑不动就来休息一下,他想说,但是他的小姑娘已经跑远了,留给他一个绿油油的影子在眼睛底下晃荡。


跑到第九圈的时候小姑娘摔了一跤,终于摔了一跤,中原中也简直要松口气,从阴影底下跑出去扶人。小姑娘摔得眼泪汪汪的,抱着膝盖说疼。疼疼疼,中原中也没脾气,身上还挂着小姑娘早上出门前给披的黑外套,疼就我抱你。


不要,小姑娘说,好丢人啊我能自己走。操场上还在跑的真没剩几个,几个小绿点还在坚强地晃悠,中原中也倒不想管了。现在不怕疼了哦,他说,隔着手套都能感觉到小姑娘的皮肤滚烫,走走走先去休息,再晒就成刚果交换生了。那你不能不要我!小姑娘抓着他的手叫,眼泪珠子还没滚下来,嘤嘤嘤中也,你这么白,你是不是欧洲人。


我是你男朋友,中原中也腆着脸,满意了吗,满意了就起来,我都晒得难受。


满意了满意了,小姑娘跳起来,环着他的脖子表示自己又有劲蹦跶了,一双眼睛要笑成一朵花。好满意了!我想吃棒冰!


给你买给你买,中原中也说,拉着他的小姑娘想走,发现又拉不动了,又转头回去看。小姑娘站在那儿面向操场不知道在想什么,回头看他一眼,眼里盛的满满都是笑。


中——原——中——也!她对着空荡荡的操场喊。


我——好——喜——欢——你——哦!

© 越乃寒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