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乃寒梅

普天下所有的水,都在你的眼波里荡漾.

我迷恋北方

诸葛青走在傍晚蒸腾的街道上,热浪一波一波的在他的小腿上自我毁灭。这个时候人还不多,他漫无目的的晃悠着,眼光落到一旁的垃圾箱。垃圾箱的小口里被堵上了一大纸包的玫瑰,花瓣缱绻的落了一地,娇艳欲滴的玫瑰衬在浅褐色牛皮纸上显得格外突出。但终究是被扔弃的玫瑰花,算不得什么台面。诸葛青的目光只停留了一会就涣散开去。他再一次情不自禁的想到了王也。他想到自己跑去北京他自己公寓拎包入住时,王也一脸懵逼问他你怎么来了,等知道他是来骚扰的时候一脸“谁和你这狐狸是朋友了”。想到这里他不自觉的悄悄勾起嘴角,王道长这个时候会在干嘛呢?于是他摸出手机打电话。诸葛狐狸你有事吗没事我挂了啊。王也懒懒的说着。喂你好歹打出点力气好不好,跟我讲句话会累死你哦?诸葛青皱了一下眉头,你在干什么啊。躺着呗..............王也语气昏昏欲睡,诸葛青你到底有何贵干啊....诸葛青沉默了一会,拼命在喧闹中捕捉着手机另一头带着机械音的绵长的呼吸声。他抢在王也结束通话前问他,你想吃什么,我在外面给你带啊。王也估计是半梦半醒着,嘟哝了一声我想吃什么你还不知道吗就收了线。诸葛青关了手机塞回兜里,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那束玫瑰,玛瑙与酒红赋予它灼人的眼波,若有似无的暗香撩拨着愈来愈多的人群。

 

 

 

不知道是不是武侯后人的缘故,诸葛青觉得自己最近非常多疑。他发现王也最近喜欢逛菜市场,而且还是挑傍晚时分去,选一把被挑剩的上海青,回家后两个大男人对着厨房水池里孤零零的一小把蔫掉的绿色大眼瞪小眼。不止是这个,王也还天天买,寄人篱下的诸葛青就抱着嫁鸡随鸡的心态天天吃水煮小棠菜,越吃越奇怪,这个王道长还真是准备吃斋化缘了?他也不是没反抗过的,可是王也摆出一副地主老财的神气,玩着不知从哪摸出来的一个玉扳指说想吃肉自己下馆子去,我这儿不提供。诸葛青捶胸顿足,可惜农民起义不是一个人的游戏,农民青只好每天资本主义的在馆子里大口吃肉。边吃的时候诸葛青还不忘思索一下王也最近有没有奇怪的行为。这么一想还真有:诸葛青在王也的书桌抽屉里发现了一条青色的带子,被整齐地叠好装在塑胶袋里。王也被问起来的时候说是跆拳道的带子你不知道啊。诸葛青正纳闷呢,这个王道长的太极不是学的挺好吗干嘛又去学跆拳道,搜了百科才知道是王也胡诌的。于是王也反驳说,诸葛狐狸,就只准你满嘴跑火车了?诸葛青刚想辩驳几句就被王也以主子的身份轰出去了。没劲,等着哪一天你跑到我家去骚扰我的时候,这本账慢慢跟你算。

 

 

 

他还记得王也把电脑屏保换成了一片青色,和他的发色是一个色系的。诸葛青起了疑心,好奇的去问,王也躺在空调被里摆手,哎哟就是老早以前拍的照片了..........诸葛青疑心更重,又问,王也翻了个身抓抓头发,就是天空刚亮之前的颜色呗...........问这么多干嘛赶紧过来给我扎头.............我手臂没力气好热啊.............诸葛青没出息的翻到床上把他扶起来扎头发,青丝散乱在他手心里,像是握住了月色的凉凉尾梢。男士洗发露清爽的味道和枕头的香味由手指与发丝的缠绵中氤氲开来,诸葛青有一瞬间的晃神。扎完头发之后王也毫不留情的清醒过来翻身走了,诸葛青张了张嘴,结果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

 

 

怎么在路上想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诸葛青自嘲的笑了一下,留恋的望了一下玫瑰凄艳扭曲在垃圾箱口的尸首,最终收回目光走了。走出熙攘繁华的霓虹灯光下时他眼疾手快的拦住一辆小推车,赶在城管来之前迅速的付钱买走了最后一笼烧麦。他一手拎着纸袋,另一边摸出钥匙转开锁孔进屋,王也正百无聊赖的瘫在沙发上睡。听到开门声霎时间跳起来,一看来人就扑过去抢了纸袋。诸葛青换了鞋,从脚边拎起另一个纸袋给他,喂,还有一个,拿着。王也迷迷瞪瞪的接过纸袋看,拈起袋里的一支用青色丝带扎了蝴蝶结的白玫瑰,挑起眉毛迷蒙的冲他笑,怎么,诸葛狐狸,玩浪漫啊?诸葛青不置可否。



不是,是我对北京人民的致敬。






=======

匆忙的短打

 


评论 ( 8 )
热度 ( 36 )

© 越乃寒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