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乃寒梅

普天下所有的水,都在你的眼波里荡漾.

【太中】迷迭香

有感而发 bgm是题目

好喜欢这个被写烂了的酒吧题材_(:з」∠)_真顺手



 “来支干红。”

   吧台里调酒的女侍者浅浅一个笑容。等到光艳的酒液倒入鸡尾酒杯中后,来客就拈起有蜜蜂标识的酒刀,手指优雅的轻舞旋下木塞,暗红的酒液缓缓倒入醒酒器里,浓郁的香味顺着它扭曲的脖颈毫无保留的鱼贯而出。女侍者一边摆弄着各式琳琅的酒杯,眼神飘忽。太宰先生,您可真讲究。我们这儿的好多人都不用醒酒器,每次好像就只有你专用。被称作太宰的男人冲着侍者微微一笑,并不答话。这个醒酒器一看就是有人用过的,不然不会这么干净。他没有说穿,只是在等待那个同样讲究的人。他一点点抿着酒,漫无目的的欣赏着昏暗灯光下的人影。觥筹交错,调情滥笑一点也没少。暧昧容易在这种朦胧的环境下不经意的发酵,所以夜里的酒吧永远不缺爱情。只要酒精作用的恰到好处,那么没品完的酒会被剩下,跫音慢慢渗入周边的旅馆,火热的喘息替代酒精麻木每一个在夜里狂欢的男女。


   太宰治正是深谙此类把戏的能人,所以他今晚并不打算加入人群中。他突然对用醒酒器的另外一个人产生了强烈的兴趣,而且他肯定这个人今天一定会出现。恍惚间他觉得自己变得原始。茹毛饮血,等着期待中的那个人。角落舞台上有曼妙的女孩,一袭薄裙浅吟低唱,鬓角倚着一朵山茶花。追光灯在暗处冰冷的勾画着她迷人的轮廓,同样勾画着舞台旁路过的人。太宰治的视线里撞进一个人,气质特别,引人注意。于是太宰治弯起唇角招呼着,那个侍者,过来一下。他没听见,跟在后面的一个抬脚正要过来,却被太宰治赶走,不是,我是叫刚才走在你前面的那个侍者。侍者有点疑惑,但还是穿过人群拍拍那人的肩说了几句话。太宰治的眼里全是那个带着黑帽但发色昏暗的侍者了。他看见那个侍者慢慢转身朝他四平八稳的走过来,周遭的气场不像是一个酒侍应有的,而应该是像太宰治自己这样的一员。他凝视着那双渐渐清晰的冰蓝色的眼睛,注意到了那比灯光稍亮的橘发。您需要什么服务吗?略低沉的声线里暗含着张牙舞爪,太宰治品味着这句话,抬眼与他对视,床上服务好不好?那侍者愣了一秒说,目前还不提供。太宰治差点大笑出来,朝他晃晃半满的酒杯,那等你什么时候提供了,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我。我叫太宰治,是这里的常客,只要你来吧台这里一定能找到我。侍者嘴角微微上翘,礼貌的回应,我是中原中也。


  有没有人和你说过,你笑起来很性感?太宰治一面起身去够酒杯一面说。他倒着酒,余光观察着中原中也皱眉的情状。我刚刚笑了吗?他眼里满是难以置信,你是第一个。实际上他想说你笑起来更性感。但他只是接过不明意义的泛着气泡的红酒,抬起手腕喝了一口。半长的侍者衣袖此时不足以盖住他的白皙,好像可以掐出光来。中原中也迅速舔了下沾有红酒的嘴唇,漫不经心的问,你为什么找我来喝酒?太宰治眼里闪着舞台的灯光,我想,你和我有同样的目的。他顺着喝了一口酒,直勾勾的是要望向中原中也瞳孔之下的灵魂深处。中原中也撇过脸,酒杯边缘压在唇上,蔓延了一点深红。太宰治背靠着吧台,而中原中也半撑着吧台,穿着合身制服的他好像吸睛体一样吸引着来往的各色妖艳贱货。中原中也换了个姿势趴在吧台上,闷了一大口红酒才开口说,太宰治你不用看了,我和那些人是不一样的。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自然的念出他的名字,是极熟稔。在我面前,你和他们确实不一样。耳边是太宰治突然温热的气息,海浪般袭进他促狭的耳道,湿润了每一道神经。他冷不丁转过脸,和太宰治潮水一样的眼波撞了个满怀。微妙的气氛从红酒杯里满溢出来。中原中也略显尴尬的起身进吧台又出来,握住太宰治的手腕,往他酒杯里放了一根迷迭香。太宰治另一只手抓住正要溜走的那一截白皙,语气迷离。中也,你的手心很湿。中原中也找不到理由让他放手,但酒吧的灯光可以吞掉一切,所以他任自己的脸被红色侵蚀了一大片,感受着太宰治有些粗糙的手的触感,好像闻到了混着红酒味道的迷迭香。



评论 ( 7 )
热度 ( 45 )

© 越乃寒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