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乃寒梅

普天下所有的水,都在你的眼波里荡漾.

善罢甘休否

诸葛青和王也坐在公园的长椅上。背后绿树白花柏木长椅背晕染了清早的水气,身前走过三两营营役役的小白领。诸葛青打哈欠伸懒腰,手顺势搭在椅背上,手指悄悄勾住王也的马尾梢。王也似乎浑然不觉,眼睛一直盯着面前的一团虚空,不发一言。诸葛青开始抱怨起来,起这么早就是为了把我带到公园来光合作用吗?王也闭上眼睛,吐一口气缓缓说,老青啊,你别装了。我又不是不知道你生物钟。诸葛青一时语塞,只在心里腹诽几句这个半仙儿,抿抿嘴也不说话,拇指食指和中指却是灵活但小心翼翼的捻着黑色的发梢,不亦乐乎。诸葛青表面是被王也冷漠的抿唇,实际上心猿意马,想趁身边假寐的王小道长不注意时,甩一段风绳,配合着左手一起玩他的头发。虽然诸葛青自己也是留了一绺头发,可根据手感判断,王也的头发可比他自己的舒服多了——不然下次扯个理由帮王也洗头?诸葛青觉得浑身的血液都畅通了,暂时的清爽尽数吸入,肺叶沙沙作响。

 

王也冷不丁的把手绕到脑后扯下皮筋,诸葛青差点忘了收手——好家伙,吓死我了。差点被他发现。心里虽是这么想,但其实被发现了也没什么大不了,顶多就是听这个自家老王叨叨叨半天。诸葛青装作无意的吹着小曲,手依然搭在椅背上。却没想王也的手指悄悄掠过他的,泛起一阵凉。王也知道诸葛青也没发现,于是把手装作无意的搭在他手臂上,像是侵略。

 

不然,今天扯个理由叫他帮我洗头?看在他这么爱玩的份儿上。


评论 ( 10 )
热度 ( 31 )

© 越乃寒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