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乃寒梅

普天下所有的水,都在你的眼波里荡漾.

桃花雪

  乱七八糟的累赘百合 一点也不甜

   @小歌王卖牙 这对好吃啊 妈呀

     


-

       尾崎红叶手心里渗出一点薄汗,手里的纸伞堪堪握住伞柄,像是快要从手里挣脱的白鸟。促狭的和服裾让她腾不出空间变化脚步,脚踝的白袜和木屐让她不适。她有点羡慕那些穿高跟鞋英姿飒爽潇洒利落的女人,其实她很喜欢自己这种传统的穿法,她总是一个人惯了,也不需要过多的珠宝来装点自己仅剩的青春。被埋葬的感情重组了她,她自以为舍弃了爱和希望,她可以闯出一条无情坦途。但此时她假装自己忘掉了这一切,好像还是小姑娘孩子,脸颊红润有弹性,水灵灵的眼神春水一样润泽爱慕之人的嘴唇。汗水一滴滴顺着脸廓滑落下来,有咸味的项链。披风真麻烦。纸伞好麻烦。贴身包裹自己的和服也好麻烦。发簪快要脱落,脸边的饰物轻轻夹带着风。她的心为了久违的新鲜流动的动脉血而雀跃,覆了汗的刘海湿润。她不在意,反而有点开心。是幼童那种做了坏事后的窃喜。因为——与谢野晶子的刘海比她厚,想必也已经是雨林风貌。想到这里她被抓住的手用了点力,指节发白。

       与谢野晶子感觉到手里突然鲜活起来的力量。她嘴角微微弯起来,带着得胜的自信。蓦然间她觉得尾崎红叶封闭的内在像雨后的藤蔓一样疯长起来,完全的封住了她几分钟前傲慢的冰霜。啧。刚刚还各种推脱和服不能跑木屐好窄会摔跤,显然对付这种情况很有经验啊。她偏头,瞥见尾崎红叶眼底的光活跃的漫射,鼻翼上闪亮。这下她放心的转过头来,脚下没停,手里传达以相同的力度和温热——她喜欢上高跟鞋尖细的哒哒声和木屐的吱吱声,欢快优美的协奏曲。同样的,她相信红叶一定会喜欢这样。


        

       琳琅满目的衣裙摆了满条街。尾崎红叶被与谢野牵的稳稳,她暂时脱开那只手来收伞——下次出门说什么也不带了。她惊异于手心里的一片濡湿,亦步亦趋进了玻璃推门里。实话说,虽然她年长于与谢野,但与谢野晶子的品味和她完全不一样,那是不断地购买堆积起来的品味。她正考虑着要不要挑一件新式的裙子,与谢野就拎起一条裙子倾身问她:“红叶——大姐,你觉得这条怎么样?”红叶不喜欢那样的款式,但与谢野晶子装没听见,连人带衣服塞进了试衣间。红叶拿着衣服站在略显狭小的试衣间思考良久,才一点一点的褪下装束,丝织物柔软的触感顺着皮肤流下,仿佛清晨带露的花绽开柔软的瓣,袒露饱满的蕊。她迟疑的抻抻裙摆,看见了突兀的木屐。

       与谢野正伸着腿坐在沙发上等,就看见试衣间缓缓打开,惊艳从门后泄溢,漫涌的洁水猝不及防的冲进眼里。店掌柜手掌合十,甜言蜜语一股脑儿的堆砌。尾崎红叶礼貌的笑,然后望向与谢野晶子,不说话,眼却是笑。与谢野早就看见她换了的鞋,想必是试衣间里提供的劣质高跟鞋。但衬着她却是别有一番韵味,全然脱胎换骨一枝风荷。与谢野晶子对她打了个手势,出门没几分钟就带着一双高跟鞋回来:“你试试,不知道你适不适应。”



       出了门,亭亭袅袅配着一把古式纸伞,路上眼波尽数被她们吸去。可尾崎红叶和与谢野晶子不在意呀,她们要去甜品店咖啡厅银座小公园,只为一天的欢愉。红叶难得如此出门逛街,手指光洁,衣物轻便。和服和伞放在一旁的纸袋里,面前是眉飞色舞的与谢野,手里是温热的茶饮。她还是习惯茶,与谢野见自己安利不成,翻了个白眼继续吸色泽明亮的果汁。红叶很享受这样安然的环境,不需要躲躲藏藏波涛汹涌的血色。与谢野用叉子叉住一团麻薯,送到红叶嘴边,红叶一下愣住,口红在白色的点心上划过一条红痕。“喂...这可是我要用一天的。这下糟了,我没带口红,嘴上的肯定花了吧?”与谢野饶有兴致的偏头看她手足无措,摊手表示自己也没带化妆盒。可惜化妆盒不会说话,口红早就在与谢野包的夹层里大声叫嚣了。

       红叶皱眉,盯着叉子上的麻薯,与谢野的嘴唇。她突然灵光一闪,挑眉撑下巴,同样饶有兴致的抢过叉子和麻薯,故意在与谢野嘴上擦过,麻薯上多了一层红,两条红痕交织缠绕。“这下怎么样?”“不怎么样,我没口红也没办法补妆啊。”与谢野晶子抿唇,试图让周围的口红变得匀称一点。“不要抿啦,我来帮你。”红叶拜托老板保管她们的纸袋,带着一头雾水的与谢野进了小店的洗手间,对着镜子她看见了两人同样花掉的唇妆。她把手放在与谢野腰上,语调上扬开始温柔审问:“把口红拿出来。”与谢野眼神一瞬恍惚,立刻恢复了狡黠:“我没有带。”

        红叶轻轻一笑,像是平静湖面上一丝波澜:“那就把你嘴上的口红分享给我吧。”

         

       




       

评论 ( 9 )
热度 ( 45 )
  1. 越乃寒梅越乃寒梅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为君起松声
    我不删了哈哈哈哈哈

© 越乃寒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