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乃寒梅

普天下所有的水,都在你的眼波里荡漾.

雪晚归船

比较垃圾



       王也缩在偌大的屋子里裹着被子瑟瑟发抖。浙江真冷。王也咬牙切齿的想。就不应该跟着诸葛青跑回来探亲!十一月份探个什么亲!是不是有病!比北京冷多了!此时此刻的诸葛青和众兄妹出去吃喝玩乐,把王也扔在家里睡得醉生梦死,一觉醒来的道长惊愕的发现诸葛家里的窗子全部洞开,呼呼的寒风要活生生剥他一层皮。王也吼了几嗓子确认家里头连阿姨都没有的时候,才硬着头皮穿着短袖短裤缩在蚕丝被里起来关窗。老奸巨猾!狡狐三窟!智障狐狸!王也一边骂一边向山那边的老祖宗磕头,老祖宗行行好,这有个狐狸必须得骂.......

        于是王也开始在床头柜上摸手机。摸到寒风砭骨手指冻僵,他才真切的发现诸葛青把手机拿走了。小狐崽子..........王也继续道歉,一步一抖的走出客房,顶着一头乱发。手机最重要,这本账等狐狸回来之后再一点一点算。王也溜到诸葛青房间去,在他衣柜里挑了几件毛衣针织衫衬衫穿了上身,再随便拎一件看起来挺括的西裤往秋裤上麻溜的一套。很好,诸葛狐狸,比比谁狠是吧,互相伤害是吧,看老子干你衣服的一炮............王也的怒气在一次次的磕头中逐渐削减,他舒舒服服的搁下被子,盘腿坐在沙发上运气。不得不说,这南方还是比北方好看很多。毕竟北京雾霾重,南方这会虽然冷,但空气是冷冽的,格外醒神。

          诸葛青............王也回想着第一次见到他,感觉这人虽然眯着眼睛眼角总带着吊儿郎当的坏笑,但骨子里对人还是冷的,就像南方的冬天,像冰冷的长蛇吐着信子一圈圈缠紧,凉意丝丝刺骨。但鉴于自己交友不慎还是上了这老狐狸的贼船......................王也气呼呼的,却是眉眼柔和。

          虽然放飞自我想了很多,然而王也不是一点都不气的。他想打电话问问诸葛青在哪,突然意识到自己不知道他的号码而作罢。真该死,当时在北京的时候他俩干什么都是一起的,根本没想到这一茬。王也百无聊赖的按着遥控,瘪着嘴饿着肚子,一道铃声从房子里响起的时候他差点跳起来了。不能放松警惕,毕竟这是狐狸老巢。王也心里油然而生的恶狠狠的快意很快把他填满了。他探寻到铃声的来源,是诸葛青的手机。

          “喂老王啊?你醒了没醒,醒了就下来吃饭............xx酒店知不知道怎么走啊——?”诸葛青散漫的声线夹杂着机械音穿透耳膜。王也突然一下放松了,坐在床沿跷着腿:“哦行我这就来。”

           “对了,我早上带错手机了。你知道我手机密码吗?不知道就自己猜吧,小王道长等会见。”王也错愕的听着对面那头啪嗒挂了,耳中还残留着诸葛青略带戏谑的声音。早知道就该给手机设个密码了。王也狠狠按下home键,寻思半天也没个结论,食指在手机背后摸索到一个指纹按键处,试探性的放了指头上去,没想到就解锁进入了界面。好啊你诸葛青,在我不知情的时候弄了我的指纹?王也微微笑着,脱下毛衣针织衫衬衫,从诸葛青衣柜里找出质地最好的大衣,换了条崭新的裤子,蹬着短脚靴子走人。

              等着吧诸葛青。我先吃暖和了,再一点一点榨干你。

              

评论 ( 10 )
热度 ( 21 )

© 越乃寒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