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乃寒梅

普天下所有的水,都在你的眼波里荡漾.

【周黄】甜度随意包

甜一下 后续随缘见




//

 周泽楷想养一条金毛。

 起因是某博上流传颇广的一条,说是“枪王大大家居照组图”,照片里高高瘦瘦的一个,脸略显模糊,身边跟着一条毛茸茸的金毛犬。显然不是周泽楷本人,只是背影和发型略微有点相似。然而周泽楷真正在意的是那条金毛——毛发柔软,色泽明亮柔和,剪影乖顺。连黄少天都忍不住跑过来多看几眼:“哟小周那是你呀!狗挺帅的!要不养一条好不好,每天抱着揉啊!这样你就可以不用边看电视边抱着我了,狗毛可比我的头发舒服多了你说是不是!”

 

........那还是不养了。



//

 

周五轮到黄少天洗碗。

 

黄少天把碗盘分别摞在洗碗池里,简单的冲洗之后开始加洗洁精。洗洁精壶的肚子饱胀着沉重的泡沫,他轻轻按下喷嘴,扑通!一小条透明如凝胶,从碗沿哧溜一下滑进碗底,轻盈明亮的在水里蜷缩着,蛋白质一样盘旋缠绕。又好像是透明的小蛇,一小块脑子的褶。说不定古人喝酒的时候,酒杯里混入了洗洁精?把洗洁精加多一点,是不是就会有一碗蛇影和一个透明的脑模型?

 

从此周泽楷再也没让黄少天在周五洗过碗。

 

 

 

 

//

 

俗话说得好,每逢佳节倍思衾。落叶一飘,仅凭黄少天说话时吐出的白气就可以判断穿多穿少。周泽楷是很酷的枪王,今天他不想把手插在口袋里,他只想紧紧攥着黄少天暖呼呼的爪子。然而黄少天可嫌弃的把他的手推开,叫他把冰手捂热了才准牵。周泽楷委屈。他不想变得不酷呀!可天命难违!

但周泽楷是超级酷的枪王!他什么都会,牵手这点小事难不倒他!

 

只见我楷从黄少天四处张望的眼神中悄悄溜出来,小心翼翼的放慢步伐挪到他身后,面色如常的伸出手装作要搓起来,苍白的十指合力按上白色琴键——

“我去周泽楷你太坏了!!!!!!!!!!!说你手冷别牵我手所以就来冰我脖子是吧!!!!!!靠靠靠靠真是好气啊你从谁那儿学的!!!!!!!!!!!!”

 

周泽楷低着头听从受害者的数落,手指悄悄抓住暖呼呼的另一双,紧紧地。

 

心里得意的不行。

 

 

 

 

 //

 

故技重施。

 

街上。家里。浴室门口。一共三次。每次周泽楷的成就都极为显著,效果拔群。

 

周泽楷捂得手都热了,但玩心不减,所以他理所当然的出去倒了一袋垃圾,让温度自由释放。他极为满意的欣赏着毫无血色的手指,心里暗暗盘算着该怎么继续套路黄少天天。等进门瞅见沙发里蜷成一团带着浴室蒸汽的天天之后,周泽楷特别开心的冲过去一扑:“暖和!”

 

结果黄少天抢先一闪,周泽楷猝不及防的栽进沙发套里,疼的眼冒金星,坐起来的时候特别无辜的鼓着一点嘴盯着黄少天。

 

黄少天颇为嘚瑟的抓住周泽楷的手,洋洋得意:“周泽楷你知道什么叫事不过三吗!!!本剑圣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前面那三次都是我看着你年纪小放过你了,这一次我明白了,不能再这么纵容你下去了!”黄少天说到激动处,眸子一亮,怒喝:“自己说!第几次了都!!!!”

 

周泽楷被这一喝吓得目光呆滞,忙不迭道:“三.......三点五次.................”

 

 

“靠!!!!!!!!!!!!!!!!!!!!!!!!!!!!!!!!!!!!!!!!!!今晚别跟我睡一张床!!!!!!!!!!!!!!!!!!!!出去开房睡去!!!!!!!!!!!!!!!!!!!!!!!!!!!等着孤独终老吧!!!!!!!!!!!!!!!!!!!!!!!!!!!!!!!!!!!!!!!!!”

 

 

周泽楷孤零零的被关在了卧室门外。

 

 

隔天醒来,黄少天发现自己的手在周泽楷手里蜷缩着,后背贴着温热的前胸。

 



评论
热度 ( 70 )

© 越乃寒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