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乃寒梅

普天下所有的水,都在你的眼波里荡漾.

恋爱楼梯间<2>

/接<1>

/依旧送给亲爱的 @小歌王卖牙 >3<

/么么哒!






中原中也闭上眼睛翻了个白眼,沉默了将近一世纪之后才不情不愿的说:“以前——知道,突然想不起来了。你说吧。”

 

太宰治盯着中原中也的脸看了一会,才弯起一双勾魂眼:“我爱你呀。”

 

中原中也一愣,转瞬之间脸上风卷残云,似是刚刚才想起来瞪着太宰治,一字一顿:“你,你说什么?”

 

太宰治侧过头摆手:“中原同学你不要误会,我只是转述教导主任的话罢了。不过你要是认为我是在跟你表白的话也未尝不可.......”

 

中原中也低下头,缓缓捋平手里被揉皱的纸片一角,淡淡地回了一句:“你话真多。看题吧。”

 

太宰治俯身接过纸片儿,被中原中也捏过的一角还残有余温。约莫半分钟后,太宰治把小纸片往目光呆滞的中原中也眼前乱挥了几下,笑眯眯的说:“看完了。”

 

中原中也有点迷糊的拉住纸片另一端,越过纸片凝视着眼前人的眼睛:“你..........说说主要过程?”

 

太宰治抬头思考,转而报以笑眼回望:“这个嘛...........根据人类已有知识和将有知识,此题绝对有解。”

 

“.....................................你唬我是吧?”中原中也熟练的活动着指节。

 

太宰治三倍率摆手:“没有没有,我怎么敢唬你呢。我可没这个胆儿是不是。可是我物理没你好啊,你可是物理课代表诶——”

 

中原中也舔舔嘴角,二话不说上来就是一个高速左勾拳——

 

太宰治慌忙后仰以双手格挡,闭上眼睛祈祷不要打脸。

 

...............

 

 

 

咦,这手感................

 

太宰治忍不住睁开眼睛。

 

在他的视线里,中原中也同学十分别扭的伸长手,手指堪堪触到他的脸,这一拳打上来好像少女粉拳一样,轻飘飘的。况且他好像还踮了脚................

 

中原中也怒发冲冠:“你............................”然后一记直拳直冲面门。

 

还是没打到。

 

太宰治忍着笑,肩膀不由自主的发颤。

 

中原中也气的七窍生烟,张开十指就冲上去抓。却没想到太宰治急速后退,他猛攻,楼梯间也不大,太宰治几步就撞到墙上。他刹不住车,任由惯性牵引着摔进转学生的怀里,而手还是以举过头顶的姿势保持着,随着他的动作拍到太宰治脸上。本来这动作就像极了中原中也准备强吻太宰治,但这个太宰治脑子抽筋似的把双臂环在中原中也腰际,又往自己这边拉近了些。

 

中原中也涨红了脸,语气极为不善:“你干什么?!”

 

太宰治低头看他,浅浅笑着:“你不知道这个楼梯间的妙用,就是用来躲避老师的——追查的吗?”

 

“追查你妹。快放开你大爷的。”

 

太宰治的手又收紧了些:“我要是不放呢?再说了,还是你自己先靠过来的,你先放才更有风度吧?”

 

中原中也:“...................”

 

太宰治乘胜追击:“难不成..........中原同学是想和我多亲近点,和我干些亲热的事?”

 

中原中也狠狠咬着下唇,从唇缝吐出几个字:“想你个头!!!!!!!!!”

 

太宰治露出诱惑性质的一笑:“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笑你大爷的!!!!!!!!!!!!!”

 

中原中也狠命的拧着太宰治的脸,试图推开这个色东西。却没想到这个色东西的手突然抽回来,同样捏着中原中也的脸。他的手指凉凉的,好像是今夜窗外凉凉的月光,耀眼夺目的流泻进来,银光闪闪的绸缎一样搭在中原中也脸上。

 

两人由激烈的对峙到无声的沉默在楼梯间内。凉风过境,带来月光的香气,轻轻浅浅的在雕塑一样的他们身上。不知道是谁先打破了这暴风尴尬的气氛,只听见鞋底打在楼梯上不同的音韵,一个急促一个缓柔,恍如圆舞曲里的一小节。

 

窗外高大的乔木发出沙沙的轻响。

 

 

 

 

之后一周,中原中也每次看见太宰治就慌忙绕道走,情形和赵卿蔺相如引车避匿廉颇大将军一样。只不过蔺相如是为了国家大局为重,中原中也只是怕自己和太宰治迎面撞见会尴尬的要死。他长这么大还从没和一个如此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的色鬼挨得这么近过。如今想起来当时的情景,脑海里就只有太宰治太宰治太宰治太宰治..........中原中也想撞墙。生平第一次想撞得自己选择性失忆。一周就这样心事汹涌如潮水,涨起又退去。

 

第二周。

 

中原中也从男厕所洗了手出来,正准备边走边甩甩手上的水珠,就看到一个面容姣好的学妹等在衔接班门口,脸上潮红,皮鞋轻点地面。中原中也本着一腔好心问她找谁,学妹定神看清他后,脸上的表情错综复杂,最后把手里一个圆圆的深红色的铁盒扭扭捏捏的递给他:“这是......太宰学长拜托我转交给你的..............呃..........就这样。”中原中也一脸懵逼的接来铁盒,看着学妹正欲走时又转过身抻着裙角小声说,“你要是不要的话.............也可以还给我啦!”

 

 

中原中也:“..................................”


好苍凉啊。这秋风。




tbc.


评论 ( 6 )
热度 ( 74 )

© 越乃寒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