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乃寒梅

普天下所有的水,都在你的眼波里荡漾.

恋爱楼梯间<3>

/所以还是没写完?!

/接(1)(2)

@小歌王卖牙 一定要提醒我下周!爱你么么!






中原中也默默看着娇小的身影一步一回头的离去之后才进教室。进门之前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很好,太宰治不在。这盒子还挺好看,太宰治眼光不赖啊........中原中也无意识的摸着盒盖上的深红色缎带。很厉害嘛太宰同学,把女孩子骗到哪里去给这个盒子的?中原中也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了昨晚的楼梯间,月色朦胧,清风徐来.......

 

什么乱七八糟的破玩意儿!中原中也怒气冲冲的抓抓头发,决定暴力开盒盖。缎带在手里丝丝柔柔的,盒内除了一条黑巧克力,还有一张便利贴。中原中也挑眉腹诽:肯定是什么嘲讽的话。像太宰治这种家伙绝对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便利贴撕下来一看,是太宰治写的浅浅的一行字:“送给你吃。太宰治。”中原中也愣怔在桌边。什么啊?怎么又不嘲讽了?突然就换画风了?!心情复杂的物理课代表沉默地盖上盒盖,随手扔进抽屉里。抬眼的一瞬间,便见太宰治风光满面的径自走回座位,看也没看他一眼。他不禁捏紧了手里的缎带,低头坐下来。

 

什么啊。这家伙。

 

 

 

 

 

一周过去后的星期一,中原中也不再迷茫了,心里有的是恨,是悔,是一周以来不胖揍一顿太宰治的无穷的怨气和愤怒。自第一个可爱的学妹之后,每天都会有长得好看的陌生的女孩子来拜访衔接班的中原中也同学,每个女孩子的手里都有不同的小礼物,每个女孩子的脸上都是焦灼而期待的表情。风言风语传的很快,几乎整年级,也许是全校的女生都在说中原中也如何如何,用的全是“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机会难得”的口吻,脸上洋溢着天真烂漫或是痴情依依的热情。

 

于是乎,众所周知般的,中原中也身边的人多了起来。倒也不是说中原中也是个冷淡的不爱交友的人,好友一二足矣。而如今他身边围绕着一群抱着交友心态想恋爱的家伙。中原中也一开始是认真聆听他们的想法,努力的撮合他们。随着恋侣数目的增加,求中原中也帮个小忙的人也越来越多。中原中也逐渐感到心累。妈的,有情人终成雷雨。中原中也恶狠狠地诅咒着。

 

他不由得回想起太宰治在楼梯间里缠绵的话语和冰凉如酥的指段。

 

妈的太宰!

 

他觉得自己现在就像戏台上念做唱打的老将军,背上插满了flag。

 

中原中也抿着嘴,双手插兜下楼。身边衣香鬓影的一对对神仙眷侣欢歌笑语走来走去,这边是一对小情侣靠在墙边情意绵绵,那边是一对情人十指紧扣世界末日我也不松开你的手。中原中也心里那个气呀。尽管他也不知道该气谁。一个人孤单单的,连发脾气都不敢,只得生闷气。

 

 

另外,他还发现一个严重的事实。那就是他曾经收保护费的弱小势力们现在开始亦步亦趋于太宰治的身后,太宰治意气风发的走在前面,暮秋的残光前仆后继的滚落在他深色的微微翘起的头发上,睫毛如同秋波上一叶小舟,缓缓疏落光影。中原中也撇过脸去,狠狠地翻了一个果蝇似的白眼。

 

 

 

 

 

 

都是太宰治的锅。

 

中原中也用笔盖头怒气冲冲的戳着自己的脸,笔盖不小心就被顶掉了,他放下笔呼出一口气,俯身去捡,结果校服前襟带掉了笔,他就保持着捡笔盖的姿势,眼睁睁看着新买不久的笔以笔尖朝地的方式清脆的弹落在地。中原中也就感觉自己头上有个怒气槽,红色的岩浆轰隆隆的由0%奔腾到80%。他强压着怒气捡起笔在草稿纸上写8,自然是写不出来了。他咬着嘴唇,把笔芯抽出来恶狠狠的桌上一甩,笔芯顺着气流,掉在了地上。

 

中原中也真的是无话可说了。但众所周知,生活往往就会在你最不顺心的时候给你加一勺糖,但要是你不够欧气,那就是一勺盐。今天的中原中也想必是格外脸黑,正当他扶额思考人生的时候,太宰治不知从什么地方窜出来,笑眯眯的对值日干部打小报告:“诶你看,中原中也乱扔垃圾。”中原中也正愣着,值日干部就在值日表上记了一笔:“那中原同学,你今天罚作清洁。”

 

 

中原中也觉得自己头顶的那个怒气槽都可以把太宰治炸到外太空去了。

 

 

 

 

 

 

下午本来就是太宰治做清洁,但中原中也被这莫名其妙的来了一着,扫地扫的帽子都快气掉了。更何况那个肤白貌美的始作俑者就笑吟吟的靠在门边看他扫地,他心想,君子引而不发,就他妈是个傻逼。于是他把灰尘全往门边狠狠地挤兑,星星点点的尘粒在黄昏里闪闪发光。太宰治躲开了,还低低的一笑。中原中也肺都快气炸了,恨不能把扫帚往他头上招呼。但他保持着优等生最后一抹矜持糊完了清洁任务,把扫帚往教室角落一扔:“做完了。”

 

太宰治弯弯嘴角:“还有天花板的蜘蛛网哦中也,不清扫干净是要扣分的。”

中原中也瞪大了眼睛,随即拉低了帽檐低声下气般的抓过扫帚。他在心里估算了一下这个高度差,奶奶的,根本是太宰治无聊吧。他怎么够得到这个破玩意——不对,我就不该听他的,我应该穿上大衣赶紧远离这个晦气的地方。于是他赌气小孩似的把扫帚头朝下的往上扔,险些打到灯管。

 

他低着头一语不发。突然太宰治就从身后靠近了,右手搭上他的右臂,下巴就搁在他耳边,

温热的气流扫过耳边的乱发。

 

他轻声笑:“我帮你?”

 

没等中原中也回应,太宰治就从身后把他托了起来。中原中也还没缓过神来,手里的扫帚一下没抓住,哗啦一下就掉到地上。

 

“太宰治你干嘛?!”中原中也难以置信的几乎是吼出来。

 

“帮你啊。”

 

“你放我下来!!!!!!”中原中也语气里有些慌乱了,他的耳朵不知不觉就翻了红潮。

 

 

 

tbc.

 

 

 


评论 ( 2 )
热度 ( 60 )

© 越乃寒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