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乃寒梅

普天下所有的水,都在你的眼波里荡漾.

恋爱楼梯间<4>

/太中

/接(1) (2) (3)

/送给 @小歌王卖牙  说好上周给你的又拖延了(土下座)期末考加油!爱你!!

/2017新年快乐!!!!么么哒!




太宰治皱了皱眉,什么话也没接。中原中也背对着他被他高高举着,他可以感觉到太宰治的手臂几不可察的颤抖,可以感觉到太宰治愈来愈重的吐气声,但他无法感觉太宰治此时此刻内心所想究竟是些什么。风花雪月的滥情,弱水三千就每瓢雨露均沾?他甚至觉得太宰治对于他方才的话是有些失望的。中原中也心里像是经历了一场小雪,温和却绵里藏针的,点点滴滴惊心刺骨。真是疯狂,疯狂透顶。他的胸腔里升腾起一股朦胧的羞愧的蒸汽,逼得他把血液里的吞吐犹豫尽数扫光。“太宰,我——”

 

太宰治放在他胳肢窝的手突然一松。

 

中原中也话还没说完呢,就觉得脸边的气流陡然加快上升。幸好变故只存在了一秒,中原中也还有机会缓和心跳以及臭骂太宰治一通,顺便光速删除前一秒柔软的少男情怀。太宰治好像很不在意的笑:“中也,这可是你要我干的事——我不敢不从呀。”中原中也乱挥手臂大叫:“那我叫你快滚,你怎么不滚?!”

 

太宰治闻言马上松了手:“好的,我现在马上就滚。”

 

中原中也的脚还没来得及收,就结实的摔倒地上并且成功的崴了脚。他眉头深深像是纵切的峡谷,闷哼也没一句,只是坐在地上,状似回味。只听得太宰治耀武扬威的声音从头顶悠悠飘来:“中也,你真的是很重啊........手臂好酸。”接着就是一阵甩臂带来的微风。

 

中原中也忽然回头,眉头深锁依旧:“我脚崴了。”

 

太宰治震惊的表情有一秒的闪回,他立刻蹲下来凑到中原中也面前,低头检查他的脚踝,语气是极轻柔:“那我背你?”没听到回话,他抬起头来,深色的额发和中原中也的鼻尖相擦出隐约的暧昧,“中也.....?”

 

中原中也和他对视着,右手猝不及防的从身侧探到太宰治下巴上,嘴唇在他的嘴唇上轻啄了一下。像蜻蜓点水泛起涟漪,候鸟划破冰凉空气带来重生,也像是青涩的女孩子定情表示爱意。中原中也的动作很快,还没等太宰治示意着继续什么,捏着他下巴的手迅速的推了太宰治一把,如同战前急赴战场的的士兵给恋人的一个急促的吻——虽然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吻——然后他颇为潇洒的拖沓着脚走了,匆匆离去的身影在黄昏里自顾自的沉沦。

 

太宰治手撑着坐在满是灰尘的地上,目送着如血霞光被教学楼一点点吞噬,翻滚着涌起的笑容在最后的这点光亮里,溺水于神秘无垠。

 

 

 

 

 

中原中也一脚踩着椅凳,一脚虚吊在空气里无目的的乱晃。笔尖在摊开的物理作业上沉默的点头,留下星星点点的墨迹。他摸着脚踝,目光呆滞。他现在简直不敢想自己的所作所为可能带来的危害和后果。太恐怖了,中原中也回想着从太宰治转来衔接班之后的日子,我一开始接触太宰治是想干嘛来着?对了,是要像要挟弱小同学一样,让他服从我。可我亲了他,这算怎么回事?这件事情的性质完完全全的就乱套了,事情不该是这样发展的啊???中原中也觉得自己现在就是个太宰治一样的斯文败类,方才还矜持的和你保持距离,下一秒就尽享云雨之欢诸神叹息。不不不,太宰治的把妹程度绝不是我这种好学生乖宝宝能学得来,我还没有像他那么无耻不要脸.........中原中也的思维整个儿的就脱缰到喜马拉雅香格里拉,他在潜意识里暗示自己:你很好,明天醒来你还是那个风光无限独占鳌头的物理课代表,所有人都听你的,太宰治生生世世都不会和你有半份纠葛...........

 

中原中也极为冷静的布置完这一切,撂下物理作业。

 

上床,睡觉!

 

 

 

 

 

 

 

中原中也踏着虚浮的脚步踩着铃声进了教室。昨晚放飞自我太过开心,还做了一个狂虐太宰治的梦。导致他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发现被崴的那只脚青肿的更厉害了。太宰治有毒。中原中也下了定论。他装作全然忘了一切的失忆课代表,顶着像是被自己胖揍一顿的黑眼圈坐到座位上,凳子还没坐热呢,就有一个同班的数竞组的女孩红着小脸送了一大袋的零食和牛奶给他,紧张的捏着手指嗫嚅着“希望中原同学注意休息”。中原中也欣慰的收下了这一份真心诚意的豪礼,心情激动的可以冲进舞池跳一晚上的劲舞。我的生活.......依然如此美好!

 

一面想着“以后多给那个姑娘讲点物理题吧”,一面掀开桌盖的中原中也在抽屉里又发现了一个礼物包裹。看来该是那个数竞组的姑娘给我准备的惊喜?中原中也抓起柔软的礼物袋,沾沾自喜起来。上天很眷顾我,赐予我一个天神一样的好女孩儿,最重要的是,她没有受太宰治的指使,凭着一颗热诚的心向我而来的。中原中也闭眼拆开礼物袋。

 

一个绑着绷带的蛞蝓玩偶挂件。

 

这年头怎么会有人送这个?!

 

中原中也突然想到一种可能,接着他就看到了一张粉色的便笺——

 

“青春不再来,赶紧谈恋爱。 :) ”

 

中原中也:这字体有点熟悉啊???????????

 

他鼓起勇气偷偷朝太宰治的方向看了一眼。太宰治一手撑着头一手转着原子笔,皱眉想题。感觉到一束探求的目光后,他抬起了头——

 

中原中也赶紧把头甩回来深深地埋下去,顺手扶了一下帽子。

 

怂个屁啊又没干什么亏心事!!!!太宰治这个智障谈你个头的恋爱哦!我爱物理物理爱我物理使我快乐....!

 

 

说着就越来越心虚了呢。

 

 

 

 

 

 

隔天早晨,太宰治迟到了。他想了想,就理所应当的翘了早操跑去食堂吃早餐。入冬的痕迹悄悄的渗入学校,连身边刮起的风都有了冷冽的质感。太宰治裹紧了领口,顺着校园小路继续走。

等他优哉游哉的吃完一顿早餐,身心俱暖地拉开领口露出白皙的脖颈,悠闲地踱步出食堂。早操也结束了,莘莘学子从体育场鱼贯而出直奔小卖部和食堂。太宰治在人群中逆流行走,倒也自得其乐不疾不徐。他仗着身形修长的优势,在轰轰烈烈的人流里东张西望,只见一个黑色的帽子在大流里蹦蹦跳跳,银色的帽链在寂静的白昼里顿时有了声色。太宰治就此停步,静静观望着黑帽子偏离着原有的轨道,陨石一样的击落进了....

 

食堂。

 

太宰治耸耸肩,回头瞧了一两次,才迈起回教室的步伐。

 

 

 

 

中原中也拿着纸巾擦嘴走出食堂大门,左右一瞟,吁...太宰治果然回去了。早上他座位空的时候就隐隐觉得他可能跑去吃早餐了....果不其然。幸好他跟着感觉走,从体育场出来的时候就一直跳着看有没有太宰治的身影,到了看到他的那一瞬间心情又变的极度复杂:打招呼吗?几乎是下意识的他就往食堂方向跑,总之就是不想和太宰治单独待着,总觉得会有什么不太能预料的事......

 

他小跑了起来。快上课了。他想,从那个楼梯上去好了,这个时候太宰治应该上去了吧....大概。

 

他三步并作两步地冲进楼梯间,一瞬间的黑黢黢的阴影摄住了心魂,心脏在胸腔里死命的敲打着骨头。中原中也下意识的闭眼,抬头,看见一个修长的身影站在熟悉的窗边。熟悉的乔木沙沙作响,似乎还有扶手清越的金属声响,泠泠地混杂着记忆之水,在空气里游动。

 

太宰治看见他了。他笑着。

 

中原中也一脚登上楼梯。阶梯仿佛是软绵绵的糖浆或是波浪,在脚下暗涌起伏,泛起晶莹剔透的水色。

 

他听见太宰治用带着慵懒的声线叫他:“喂,中也,接受了我的礼物就要跟我交往哦?”

 

中原中也:“去你妈的,这又不是恋爱养成游戏。我看起来有那么蠢吗?”

 

太宰治笑起来,眼睛里点着昨夜的月光,喉结轻轻滚动。

 

“可这里是...恋爱楼梯间嘛。”

 

 

end.


(!)会有彩蛋

 

 

 

 

 



评论 ( 3 )
热度 ( 48 )

© 越乃寒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