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乃寒梅

普天下所有的水,都在你的眼波里荡漾.

吻颈之交

❤ +++++++++++++++++++++++++++++++

大家一起学成语!                                                  +

+       刎颈之交: 比喻可以同生死、共患难的朋友。    +

+                      蔺相如待我像炮友一样好(廉颇说) +

  ++++++++++++++++++++++++++++++++ ☆


☆太中

☆送给坑6牙小姑娘们(❤´艸`❤)

☆傻白甜 放肆大胆ooc    ..么么么么哒!!!!!!!




    作为上市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中原中也勤勤恳恳地治理公司,以身作则,低调做人,一般人还真看不出来他是总裁,或许会以为他是煤坑里的童工——当然这种人大概已经死了。中原总裁白手起家,经过几年浮浮沉沉,用打拼积攒起来的人脉和财富跻身为商业帝国的大佬。传奇人生人都不愿意复述,况且中原中也不仅多金还年轻而且贼帅,就连煤灰渣子都不能掩盖他逼人的帅气。你想偷偷问中原大佬有什么梦想?他目前的梦想就是,想把他的大厦打造的像皇宫一样美丽ihgbiksdehawn

    好了让我们回到正题。

    又到了招聘的季节,中原中也当然也不能错过这个好机会找几个好苗苗培养一下。经过层层选拔各种严峻测试...之后开始面试。中原中也的习惯都是亲自来面试,每个层面的人才都需要以旧换新,让新的血液新的臂膀来辅佐他建造自己的商业大楼。一般面试的这一天,他都会推掉大部分工作来全神贯注地挑选。今天也不例外。他穿一身西装,西裤笔直熨帖,皮鞋低调奢华地闪着冷光。中原中也早早来到面试用的办公厅,找了把椅子坐下来翘起二郎腿。

    今天上午这个实习生很不严谨啊,都快迟到了。中原中也撩起西服袖子看了眼手表,眉心微皱。

    等实习生姗姗来迟,玻璃门推开嘎吱一响,惊得中原中也的手机差点摔倒地上。中原中也赶紧捋了捋头发重新戴好帽子。这个实习生怎么搞的?来这么晚还一句话也没有?中原中也收回僵硬的二郎腿,在会议桌下伸的笔直。其实他很担心实习生看见他刚刚打瞌睡的时候口水快要流出来,你想想,堂堂总裁,如此不雅,给新员工的第一印象多么坏!我们中原总裁一直以来走的冷硬酷炫叼形象可不能毁于一旦是不是?于是中原中也假装随意地把手放在桌上,开始面试。

   “第一个问题,你叫什么?”

   “太宰治。”

   “哦......第二个问题,你觉得本公司给你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干净整洁,严谨而一丝不苟。——公司如其管理人。”

    中原中也不露声色的舒了口气,整个人松散到靠背椅里,冲着正襟危坐的实习生挥挥手:“好了你走吧,面试结束。”

    旁边坐着的一个公司高管:“那个......总裁啊,他还没问您呢......”

    中原中也一个鲤鱼打挺起身:“哦哦哦对,好的那么.......太宰治,请你开始提问。”

    中原中也低头假装整理西服皱褶,心想反正这家伙没看到我的丑态,问不问都无所谓了。就听见桌那头传来第一句话:“请问贵公司还有什么职位可供选择?”

    公司高管接过中原中也的眼神,一本正经地回答:“什么样的职位都有,不过要根据你个人的.........”

   “那总裁的位置还有吗?”

    一室沉默。

    中原中也率先打破了沉默:“年轻人有野心是好的,不过还是要打实基础从基层开始做起啊。”

   “总裁你也很年轻呀。难道我这个要求很过分吗?”

    中原中也开始正视眼前这个面试生,发尾微卷的深色头发,简单剪裁的西服和衬衫,精心打好的领结,虽然看不出logo,可总裁他心里明镜一样——只求低调的奢华人士的普遍做法。小样儿,还想一脚登天?没门儿!中原中也又翘起二郎腿,拉低帽檐,压低了声音:“滚!”

太宰治愣了一下,突然一笑,起身推开椅子洒脱地走了。

 

 

    自从面试以后,中原中也就再没见过太宰治的一根头毛。他还特意查了查被录用的实习生名单,太宰治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在他面前秀了一波就跑路。什么倒霉玩意儿这是。中原中也耸耸肩,也不甚在意。员工嘛!多他一个可以,少他一个也没关系。一看就不是来正经做事的翩翩公子哥。

    一上午的工作做的差不多了,中原中也站在落地窗前狠狠伸了个懒腰,单手叉腰俯视穿行的车流以及公司对面火爆餐厅门口蠕动的人流,十分满意自己提前订座的举动。他把西服往肩上一甩,夹在下班员工中间悠闲地走进电梯下楼。

    好不容易走进餐厅大门,他冲前台小姐说了桌位后抬抬下巴旁若无人地走向座位。桌上摆了他常点的菜肴还冒着热气,而一个修长的背影坐在他常坐的地方享受着这一切。“太宰治你——给我起来。”中原中也念及这是他喜爱的公共场合而尽量压制住怒火,“我都不想跟你计较什么......”

    “那你就别计较嘛。”太宰治扭头冲他一笑,舌头舔了舔嘴角。

    中原中也干脆没理他,把太宰治狠狠推进沙发靠里的位置,然后把西服往他头上一扔,拿过另一副餐具开始吃饭。太宰治缓缓拉下中原中也的西服,嗓音低沉:“总裁大人,您是怕我吃饭没纸巾吗?、那我就笑纳了——”

    中原中也猛地扯过西服,眼睛瞪得大大的:“我日,笑纳你个头!你擦哪儿了!?”

    太宰治摊手:“你扔过来的时候准的很,直接砸嘴上,根本不用我动手嘛。”

    中原中也气的翻了个360°白眼,恨不得把太宰治踹进玻璃窗里嵌着,然后把变态辣火锅汤底往他嘴里生灌。他不想亲自动手,只抛下一句“老子这辈子不想看到你快点给我滚蛋”便像拎着垃圾袋一样拎着西服走出火爆餐厅的门口,留下一桌太宰治动过的残羹和笑吟吟的躺在沙发里的太宰治。

 

 

 

    第二天中原中也忍住没去对面的餐厅吃饭。

 

 

 

    第三天清晨他从床上跳起来,匆匆忙忙地把衣服鞋子往身上套,认真擦干净下颌的最后一点泡沫,漱口走人然后一路狂飙到刚刚卷起卷帘门的餐厅,坐在熟悉的座位上等着熟悉的早茶。他抿了一口红茶,心里的欲望爪子顿时烟消云散。没有太宰治的一天,格外神清气爽,就连早茶的味道都极其——

    他四处乱飘的眼神突然捕捉到一个熟悉的黑影。

    中原中也愣了五秒,狠狠甩甩头又扶正帽子。魔怔了魔怔了............我为什么对那个烂人的背影记得那么清楚?中原中也你别瞎想了不可能你知道吗这事儿八成是你看错了放松放松喝一口茶你就能忘掉刚才看见的一切...............自我催眠完毕后热腾腾的茶点也送上来了,中原中也十指大动,开始享受美好清澈的工作日早餐。

 

    这天中午,中原中也恢复了他没遇见太宰治之前的老习惯。

 

 

    半个月过去了,中原中也的记忆里已经清除了太宰治这个异端,吃嘛嘛香干嘛嘛爽。在用约炮软件约过无数个同一类型的女人共度良宵欢愉一晚后,中原中也把脚搭在家里的茶几上,摸着下巴上微微扎人的胡茬思考着要不要换一个类型的女人来充实自己空虚的床铺和心。等他在一排在线的美女资料上划过后,还是一眼相中了那个山水画姑娘——尽管这是他一贯的品味。他在心里叹气,还是绕不过自己的心啊。什么时候玩够了就找一个温婉贤淑的美人度过余生好了——然后不容置疑地按下了粉色的约会按键。

    山水画美人没给他回应,只是发了一条信息来。

   【      :天若有情天亦老,我睡总裁好不好?】

中原中也:..............................这画风好像跟老子想的不太一样啊?日你妈,还我贤惠幽静美人儿。

   【我不是总裁:你什么类型的?】

   【      :寂寞小野猫热情似火包您满意】

   【我不是总裁:.......算了。xx酒店401号房,立刻马上不见不散。】

 

   

 

   等到了家边儿上的酒店拿了房卡进门以后,中原中也发现假想山水画美人还没有来。算了,女人嘛,出门没半个小时是不可能的。中原中也打开空调,把大衣挂在衣帽架上,解开衬衣的第一颗纽扣,坐在床边玩手机顺便等美人。过了大概三四十分钟,他才迷迷糊糊地听见敲门声。咚。咚。咚。轻轻地,像是在海底吐泡泡。中原中也差一点被这个敲门声迷惑了。唉,寂寞小野猫.........将就一下吧。他缓步移至门前,按下冰冷的门把手。“请进——”

   “总裁大人很闲嘛,大晚上的约炮。”

    中原中也没收回去的那只手顺势把门狠狠哐上了。

   “哎哟.................中也你别这么见色忘义啊...流血了,好歹给张纸巾吧。”

    中原中也思考良久,从柜子抽屉里捏出一大包纸巾,火速开门扔给门外那个孽障。却不曾想这个孽障不止有一副好脸蛋,身手也是十分了得的,开门之举完全就是请中原君入瓮。中原中也恨得牙痒痒,捏着拳头看着孽障摔了门悠闲地走进来,字一个一个地从牙缝里掉出来:“小野猫你这是要干什么呀?嗯?”

     太宰治笑的奸诈又爽:“睡总裁您,”他脱掉外衣,挂在中原的大衣上。“包您满意。”

     中原中也走过去扯下自己的大衣,作势要走。太宰治眼疾手快地扯住他拉回来,眼神灼灼地一潭春水:“来都来了,中原总裁不想干点什么再走吗?不然房钱多浪费呀。”中原中也恶狠狠地瞪他:“你他妈骗我还想卖乖?老子就当开个房玩玩儿不行?妈的我觉得我真是晦气得很,面试吃饭碰到你,就连开房都能看见你这个倒霉玩意儿,真是把好几辈子该受的罪全受尽了。你快点滚,最好消失。你前半个月不是做的挺好的吗?继续保持。”

      太宰治还是笑,仿佛被骂的不是他而是中原中也。“面试的话,我就是穿一套员工的西服去瞅瞅商界精英中原中也长什么样,没想到还不错,就是品味——”他狠狠掐了一把中原中也继续说,“至于吃饭....你们公司对面的餐厅是我开的你不知道吗?谢谢总裁以及各位员工的倾囊相助,让我赚得有点盆满钵满....”无视了中原中也一脸震惊后,太宰治投下震碎深海的最后一枚鱼雷——

   “开房的意图,我觉得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毕竟中原大老板这么帮扶我,不给点相应的报偿好像也有点说不过去。听说中原中也喜欢温婉娴静的美女,可惜我身边没有,那我就只好亲自上场咯。”

    太宰治松开中原中也的手腕,把没缓过神来的总裁赶紧抄上床,嘴上依然没闲着:“如果中原总裁对这次服务满意的话,请给我们餐厅打满分哦。”



(中原CEO:我可能是当了个假总裁)








fin.

 

 

 

 

 

 

 

 

 

 

 

 


评论 ( 11 )
热度 ( 77 )
  1. 越乃寒梅 转载了此文字

© 越乃寒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