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乃寒梅

普天下所有的水,都在你的眼波里荡漾.

走过夏日街头还是想牵你的手

*有少量原作及基于其上的微创手术
*也青复健 耶

《一人之下》剧组正在紧张地进行拍戏,现在的进度到了众人在碧游村展开激烈战斗的时候,王也逮到撩妹ing的诸葛青并把他胖揍了一顿的地方。米2老师作为技术指导,在片场给大家认真讲戏。
       米2老师:王也你这个地方的感情还不够充沛啊,你应该表现出那种“终于找到诸葛青这个混账了竟然还在撩妹我恨”的感觉。你可以多体验一下.......呃,或者这样说吧,你可以在拍戏的时候,想着一个最近发生的让你很气特别气但最后终于气...

雪晚归船

比较垃圾


       王也缩在偌大的屋子里裹着被子瑟瑟发抖。浙江真冷。王也咬牙切齿的想。就不应该跟着诸葛青跑回来探亲!十一月份探个什么亲!是不是有病!比北京冷多了!此时此刻的诸葛青和众兄妹出去吃喝玩乐,把王也扔在家里睡得醉生梦死,一觉醒来的道长惊愕的发现诸葛家里的窗子全部洞开,呼呼的寒风要活生生剥他一层皮。王也吼了几嗓子确认家里头连阿姨都没有的时候,才硬着头皮穿着短袖短裤缩在蚕丝被里起来关窗。老奸巨猾!狡狐三窟!智障狐狸!王也一边骂一边向山那边的老祖宗磕头,老祖宗行行好,这有个狐狸必须得骂..........


定青

意念比心七次瓜太太 对不起这不是一个好的无差…orz


     王也兴致盎然的搭着诸葛青的肩膀絮絮叨叨,喂,老青,你就给我玩儿一下,就一下成不成?诸葛青心想好气哦但还要保持微笑,毕竟这人是我房东是我要像大爷一样供着的人。于是他简洁明了的表态,做梦去吧你。换了平时他可不敢这么说,因为王也是他男朋友。但这个时候他恨不得把王也拎出去勾肩搭背笑眯眯的讲说这是我娘们儿王也也。诸葛青真是觉得自己找错对象了,这家伙玩心大发起来谁招架得住…再加上这货天然好皮相,无论慵懒...

善罢甘休否

诸葛青和王也坐在公园的长椅上。背后绿树白花柏木长椅背晕染了清早的水气,身前走过三两营营役役的小白领。诸葛青打哈欠伸懒腰,手顺势搭在椅背上,手指悄悄勾住王也的马尾梢。王也似乎浑然不觉,眼睛一直盯着面前的一团虚空,不发一言。诸葛青开始抱怨起来,起这么早就是为了把我带到公园来光合作用吗?王也闭上眼睛,吐一口气缓缓说,老青啊,你别装了。我又不是不知道你生物钟。诸葛青一时语塞,只在心里腹诽几句这个半仙儿,抿抿嘴也不说话,拇指食指和中指却是灵活但小心翼翼的捻着黑色的发梢,不亦乐乎。诸葛青表面是被王也冷漠的抿唇,实际上心猿意马,想趁身边假寐的王小道长不注意时,甩一段风绳,配合着左手一起玩他的头发。虽然诸葛青...

婉转姻缘

 诸葛青翻手机,看到一条问答,说是你觉得伴侣最让你心折的时候是怎样的。下面评论区一块一块的小黑豆腐排排着,各式花样秀恩爱。诸葛青眯起眼睛——虽然王也曾说他这个动作特别像一只老奸巨猾的狐狸——事实上他觉得王也扎起头发戴鸭舌帽的时候更英气,放下头发的时候就好像是深邃的瀑流,沉稳的流进心里。

  哎,想远了。诸葛青仔细回忆着前天他和王也去超市,其实也没什么好买的,他们俩算是挺规律的吃饭睡觉,只是想遛个弯。可在终点站等车很久也没有要来的样子,王也低着头手插着裤袋,翘着脚尖不知在想什么。诸葛青刚偏过头想说要不我们坐地铁去也行啊,车灯就在这一瞬间打开,暖融融的橘色把视线里的...

我迷恋北方

诸葛青走在傍晚蒸腾的街道上,热浪一波一波的在他的小腿上自我毁灭。这个时候人还不多,他漫无目的的晃悠着,眼光落到一旁的垃圾箱。垃圾箱的小口里被堵上了一大纸包的玫瑰,花瓣缱绻的落了一地,娇艳欲滴的玫瑰衬在浅褐色牛皮纸上显得格外突出。但终究是被扔弃的玫瑰花,算不得什么台面。诸葛青的目光只停留了一会就涣散开去。他再一次情不自禁的想到了王也。他想到自己跑去北京他自己公寓拎包入住时,王也一脸懵逼问他你怎么来了,等知道他是来骚扰的时候一脸“谁和你这狐狸是朋友了”。想到这里他不自觉的悄悄勾起嘴角,王道长这个时候会在干嘛呢?于是他摸出手机打电话。诸葛狐狸你有事吗没事我挂了啊。王也懒懒的说着。喂你好歹打出点力气好...

波涛暗涌

 王也做了一个梦。


 他爸答应转给他一千万之后,吩咐管家拿点东西说一并给他。等了好一会,王也打起了哈欠,管家才手忙脚乱的跑进来,往他怀里塞了一个东西就跑了,多余的话一句都没说。王也被手里东西的分量吓了一跳,仔细一看原来是个襁褓,还是用粉色草莓布料包裹严实的襁褓。质地柔软,仿佛散发着新鲜草莓般的甜香。王也抬眼一瞥,老爸正东张西望装作四处看风景。好吧,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而且还是为了不让他回白云观继续做道士的东西。虽然他也没资格再回去了。他有点笨拙的把襁褓放在臂间,顺着布料折叠的纹路一点点掀开,动作轻柔缓慢的像梦幻。他一边剥一边哼着“如果你愿意一层一层剥开我的心”,结果剥...

© 越乃寒梅 | Powered by LOFTER